• (七)(1/12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她轻轻地披上睡衣,蹑手蹑脚地走出卧房,席梦思上儿子照例摊着个“大”

          字,自然是不能吵醒他。何况昨晚又疯狂了个深更半夜……她站在挂历前,用红

          笔轻轻在5上圈了个小圆圆。儿子订下的规矩,母子间每合欢一次,那挂历上的

          日子就得作个记号,说是待得年终算总账,要数着圈儿行奖罚。

          蓝暖怡微微一笑,今天是十月的第五天,那挂历上就已经有了五个圈圈。再

          寻些机会,把以前欠下的一气在这月儿补上也不是难事,小家伙初经人道迷恋其

          中,做母亲的自然乐得曲意奉承些个。

          轻快地做了洗漱,接着让厨房燃起炉火,给洗衣机接通电源,将音响调出一

          个清新的乐章,她才满意地拉开客厅的纱帘。阳光顿时倾洒而入,暖暖地铺在睡

          衣前襟遮掩不了的雪白胸脯上,一时间,“天浴”的感觉油然而生。于是索性把

          腰间的系带松了去,和风一阵,轻逸的薄纱向后荡开,整个身子已是赤裸裸地沐

          浴在阳光底下。

          蓝暖怡颦了颦眉,胯部传来的一丝隐隐酸疼令她多少有些不适,不知是儿子

          冲撞的力度越来越强大还是自己被他弄得“那儿”频频抽搐的缘故。

          “不管怎么说,都是他干的。”蓝暖怡有那么一丝后悔,只因纵容儿子喝了

          那么些红酒,结果反倒害自己被他撞得墙角床尾的四处找支撑点,浑身上下红一

          块紫一块放眼可见,真不知昨晚是怎么把儿子的疯狂给扛过来的。

          “妈妈,”一双手由身后搂了来,那熟悉的嘴唇在耳垂上按了一回。“早

          啊。”

          “哎,致儿起床了,辰光还早着呢,也不多躺会。”蓝暖怡忙敛了心思,专

          心地享受儿子在耳鬓的厮磨。“又不是赶着去学校,你昨晚……现在还累么?”

          “我没事,是妈妈你累……”母亲揉身上青瘀的一幕尽在眼底,欧阳致远自

          是歉意满怀。“都怪我昨晚那粗鲁劲……”

          “嗯……那不是粗鲁,是粗犷……男人在那时候就应该这么儿。”蓝暖怡温

          柔地打断儿子的话头,闭眼后仰在他的肩膀上。那一幕幕如过电影般在眼前闪

          现,能成为儿子肆虐的带雨梨花,于她而言,作为一个母亲,是骄傲,作为一个

          女人,是幸福。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