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 14 部分阅读(1/1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线虫,很可能是人肤蝇的寄生虫卵。

          人肤蝇以人和牲畜为寄生对象。人肤蝇会抓住蚊子并将几枚卵产在它身上,然后,蚊子找到人类,吸血时,卵落在人身上开始孵化,幼虫顺着毛孔钻进人的皮肤,有时候,它更爱钻进女性的r房,莲蓬||乳|就是这么形成的。幼虫在皮下靠吃结缔组织为生,长大后开始化蛹,最后从皮肤中钻出来。

          人肉把它们喂得膘肥体壮,它们顽强地盘踞在宿主体内,背上的刺,刺穿肌肉组织,还用钩子把自己固定在组织内,要清除这种寄生虫相当困难。

          魏铁匠孤注掷的在公安局里杀死了猫脸老太,离开家的时候,魏铁匠对儿子说:

          这个老太太住在山上,整天吃人参,才活这么大岁数,我带你去喝她的血,可能就会治好你的病。家里的那口棺材我用得上,我带你去,就没想再走出公安局,我被枪毙了,你就把我埋了。我活着也没啥意思,作孽啊,杀了好几个人了。你现在也长大了,以后个人,长点心吧,病好了再找媳妇。这次我不吸血了,只杀人,这次还是和以前样,我杀人,你别动手。我杀人犯法,你吸死人的血,不犯法。走吧

          魏红会说:爹,咱快去快回,我病好了,还是想娶美美。

          如果魏红会背部的寄生虫会写诗的话,它可能会这么写:

          我是寄生虫,跟随你去过很多地方。我徘徊在你的十二指肠之中,我想在你胃的拱顶和走廊中穿过,毛细血管像是小花园,你白天吃过的食物在夜晚成为我的景物,我与爱人在你体内相逢,我们在你心脏的周围栽种梅兰菊竹,我们在你的肛肠中布置新房。我的父亲是苍蝇,母亲是蚊子,你就是我的祖国。

          直在索取,从不曾感恩。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