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四百六七章登基为帝(1/3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“诸儿。”郑绥唤了一声,语气中透着不赞同。

          但见郑诸儿把悟郎递到旁边的怀郎手中,情绪激动地冲过来,“让他出去,他不能跪在这里,让他跪到外面的庭院里去。”

          说着就要伸手来拉阿溢,把他拖出去。

          吓得阿溢忙不迭地闪躲,跳起来,往郑绥身后躲,“姑母,我怕,我要离开这里。”抖索身子哭了起来。

          郑绥只得蹲下身抱住他,“阿溢,别怕。”却没有制止阿溢哭泣,这是五兄的灵堂,阿溢哭出声来,就当是哭灵。

          “诸儿,”

          郑绥抬头,瞧着侄女发红的眼圈,所有的责备都卡在喉咙里,说不出口,“诸儿,你听姑母一句,你阿耶明天出殡,所有的事情,我们过后再说,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“阿溢胆子小,怕见生人,放到外面不合适,就让他和时郎他们一样,跪在这里。”

          “姑母。”郑诸儿瞧着郑绥护着外人,只觉得很委屈,悲从心头生,眼泪似珠子一般往下坠,突然大哭起来,“他不是我阿弟,他不是,让他滚。”

          情绪几乎一下子失控。

          转身,从怀郎手中接过悟郎,抱着悟郎,快步走到棺椁前,目光中透着疯狂,喊道:“有我没他,有他没我,他要是待在这里,我就带着阿悟,一头撞死在这灵前。”

          郑绥瞳孔猛地一缩,看得心惊肉跳,大声喝道:“诸儿,别做傻事。”慌地把阿溢递给晨风,然后三步并作两步,走过去。

          “别过来。”郑诸儿连连后退,整个人作势就要往棺尾上撞,吓得郑绥忙止住步子,不敢上前。

          “好,好,我不过来,诸儿,你快停住。”

          “让他走,让他马上走。”

          “诸儿……”

          “让他走,让他出去……”

          瞧着侄女郑诸儿神情若似癫狂,怀里的悟郎,更是哭了起来,急得望向晨风,“还不赶紧把人抱出去。”

          晨风顾不上阿溢哭着喊姑母,转身从侧门往灵堂外面走。

          “诸儿,你哄哄阿悟,别让她再哭了。”

          郑绥这一提醒,郑诸儿低头望向怀里的的悟郎,大约是被吓着了,哭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,这段时间,悟郎都是郑诸儿在带,因此,郑诸儿动作极熟练地哄拍怀里的悟郎。

          很快悟郎就停止了哭泣。

          郑绥走过去,颤着手把郑诸儿连着悟郎一起抱进怀里,“你这孩子,你知不知道,你在做什么,你怎么能把你和阿悟的性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